新闻中心

    NEWS

  •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
  • 电话:+86-0000-00000
  • QQ:987654321
  • 邮箱:987654321@qq.com
  • 联系人:王小姐

中国大案纪实:用胶带封口鼻后活活闷死,累计18人因此死亡


时间:2020-09-13 17:16:18  来源:  作者:

 在中国,家族的血亲纽带是对每个人而言都是极为重要的!而在中国犯罪团伙当中,有一类团伙就是以家族血缘关系为纽带来组织犯罪的,而一旦案发,则可能是整个家族遭受灭顶之灾。但是,一家哭好,还是一路哭呢?

  一、

  2000年8月30日下午3时许,湖北省麻城市福田河镇枣树坪村106国道旁的稻田中发现一具高度腐败的无名男尸。闻报后,麻城市公安局局长陈开源、副局长冯浩和黄冈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支队长范俊军带领民警迅速赶到现场。

  现场是在一块稻田之中,一个人五花大绑躺在那里。经法医检验,死者年龄在43岁左右,无暴力损伤,死因是捂口鼻导致的机械性窒息死亡。死亡时间应在一周前(即8月23日左右)。显然这是一起恶性杀人抛尸案件。

  麻城警方迅速成立了“8-30”专案组。根据上述现场勘查情况推断,犯罪嫌疑人极有可能是流窜作案,流窜的方式是驾车,在公路两侧作案后完成抛尸。

 

  而此时,位于江西南昌县向塘镇的汇仁集团总部的后勤中心,于2000年8月30日,向销售部、保卫部、法务部,郑重其事打印了一份报告:我后勤中心发货9吨,价值54万元,前往分公司驻地,到29日押运员没有来电话报告任何情况,分公司来电询问,才了解这一情况。今日初步查得情况如下:22日,由麻纺厂一货运信息部作中介方,介绍河南汽车来我公司承接运输业务,车主姓名:赵伟,河南省渑池县里河村人,车牌号为豫M40731。司机姓名:赵东兴。公司押运员万良元,40多岁,丰城市人。现在家中也没有他的消息。中介方是货运信息部负责人夏志坚。请求上级部门调查!

  上级收到这份报告后,首先怀疑是押运员万良元起贪心将货拐走了。但根据万良元的平时表现,基本能够排除他的嫌疑。那剩下就是车主和司机了,但他们的所有信息合同都写得清清楚楚,能是他们做的吗?

  二、

  而此时麻城市公安局的专案组发现在杀人现场,除了死者外,只得到这样一点线索:一是捆人的绳子;二是印有“汇仁集团”字样的胶带;三是从车轮印迹看,车是从南往北的。

  经过分析专案组兵分四路,一路留在现场进行地毯式搜索,其它三路,围绕石棉绳、封口胶带,顺着106国道,由南向北走访路边店,对湖北、河南进行纵深搜索。

  这个破案决策是正确地,很快现场搜索的一路人马就有了发现:犯罪分子是开着一辆大货车离开的。发现尸体的当地人住同一村子的一位六旬老人向侦查员描述,8月24日晚,大约十一点多钟,老人看完电视准备睡觉,到屋外小解时,见北头,也就是公安警官绘图的地方,停一辆头朝北的汽车,尾灯还一闪一闪的,车头好长,帆布篷盖着满满一车货,路中的车来来往往,没减速。老人当时在心里琢磨,这车为什么停在这里呢?这里也没路边店,车子周围没见着人,只猜测这车肯定有毛病,最后一直看到这车往北开去,才回屋睡觉。他说如果知道是有人在这里杀人,肯定要去救这人!

  老人证明车向北而去。那么捆绑死者的石棉绳从哪里来的呢?侦查员查了很久才查到麻城城区有一家店卖这种石棉绳,而且还是九九年从安徽进的货,中间卖给多少个顾客店主根本没法回忆,也根本没法查证,这条线索就此断了!

  石棉绳查不到了,那就查封口胶带。功夫不负有心人,9月2日,侦查员了解到现场印有“汇仁集团”的胶带,是用来包装“汇仁肾宝”的专用胶带,且管理非常严格,从不在市场销售,只有总部和各省分公司有,销售网点都没有。

  专案组由此推断,这起杀人抛尸案件与汇仁集团有关。专案组决定兵分两路,一路去武汉分公司,一路直奔江西汇仁集团南昌总部。到武汉分公司的侦查员得知分公司的胶带没有丝毫流失,有些失望,但就在这时,武汉分公司有一个业务员却说,根据侦查员的描述死者很像他的同事万良元。

  三、

  与此同时,另一路侦查员与汇仁集团总部联系后得知,押运员万良元一直没有回来,而且多天以来一直毫无音讯。而他的妻子一天一个电话问丈夫的下来,万般无奈之下,集团只好告知他的妻子真相:麻城附近发现一具尸体很像她的丈夫,请她前去认尸。

  令他妻子万万没想到的是,这具尸体真的就是万良元,她当场精神崩溃!随后,她抱着侦查员的大腿,哭着求他们一定要为自己丈夫报仇,在场所有公安人员无不落泪,咬着后槽牙下定决心侦破此案!

  专案组经过一番寻找,总算将尸源、货源找到了,专案组又派人走访了中介人、发货人。

  中介人夏某反映:8月22日上午八点左右上班后,一个四十多岁的人到信息部问,有没有到河南的货,夏答没有,那人改口说到北京、天津也行。夏某答这地方的货也刚刚发走了。后来,汇仁肾宝货运部的小毛打电话说要运货到玉田,夏某就叫这个人来运货,运费2300元。之后夏某有其他事,剩下的事交给他老婆来监督。

  而根据夏的老婆交待,这车一行两人,年轻的在后面睡觉,年老的开车。开车的人有五十多岁,穿深色拉链的长袖衫。车的车头是尖的,绿颜色,上面有铁架帆布篷,不是集装箱的。是解放还是东风搞不清。

  而根据汇仁肾宝货运部的小兰描述,由于当天来运货的车很多,所以她没有严格对照行车证上的号码进行核对,所以说不上来发现了什么不正常的情况。而走访当天的搬运工也没有发现新的线索。

  与此同时,9月6日,专案组的另一路人马赶到河南省渑池县调查得知,托运合同上的“赵伟”、“赵东兴”都是假名,身份证号及住址也全部是假的;渑池县也无“赵东兴”其人,上面的固定电话号码是三门峡公用电话,他们到三门峡去查,发现所有当地的“赵伟”、“赵东兴”都不是他们要找的人。

  侦查员不死心,他们又查车牌,发现车牌已被人套牌,而原始车辆则是一辆早已经报废的小型翻斗车车牌,并且已经有好几个省份的警察来查过这辆车了。

  四、

  专案组这次去三门峡本来是扑了个空,但却意外地得知这辆套用他人牌照的车在河南、湖北、江苏等地已发生多起类似杀人越货案,均未告破。

  2000年以来,来渑池调查“赵伟”、“赵东兴”和那辆套牌车的已有三个单位,其中2起案件分别是:2000年5月26日,浙江省东阳市陆华强(男,25岁)从浙江省余杭市竹制品市场购得价值5万余元的竹器,租“赵伟”的货车前往安徽省阜阳市,途中被人捆绑手脚、胶带封口鼻,致其死亡后抛尸,货物下落不明。2000年6月15日,天津飞鸽自行车厂与“赵东兴”签订运输合同后,“赵东兴”将价值8万余元的自行车拖走,下落不明。

  专案组又进一步查明,从1997年12月至1998年6月22日,河南中牟县、安阳市、湖北云梦县、汉川县、江苏丹阳市等地先后发生6起杀人越货案。河南省公安厅为侦破这些案件,召开10余次案情分析会,耗资40余万元调查,但可惜的是一直未能破获。

  麻城市警方决定破获这一起案件,为死难者万良元报仇雪恨,也为其他案件的死难者讨回一个公道。但没有想到的是,在接下来的几个月时间内,虽然专案组四处奔波,行程数万公里,调查了周围数省的类似案件,但犯罪分子始终没有被发现。

  终于,专案组内的一个刑警熬不住了,也难怪,麻城市公安局财政困难,一连几个月都发不出工资来,所有的花销都靠刑警们自己掏腰包,这种日子实在过不下去了。其他刑警也都沉默了,这个案件确实难度很大,要不然河南和江苏的公安也不会“草草收场”!有人心里默默地想着,咱们现在侦破的这起案子是不是该到了“收场”的时候了呢。但专案组成员大家坐在一起开了个会后,决定坚持下去,不管付出多大代价,也一定要将这伙穷凶极恶的歹徒绳之于法!

  五、

  经过一段时间调查,侦查员发现许昌有个“赵伟”曾经犯过类似的案件,并且被判刑。根据许昌公安的资料和这个“赵伟”形貌相似,但可惜的是这个“赵伟”已经越狱了,后来将他抓住后一查证,发现两人并不是一个人,这条线索又断了!

  专案组经过缜密分析,发现河南的这6起积案,发现时间无重合,作案手段相同,目的都是谋取货物,歹徒特征相似。明显就是同一伙人所为,而且和麻城市的案件也完全可以串并,领导们要求刑警们坚定信心,并且调整了下一步的侦查工作重点:改变之前几个月以人找物的侦查方略,改为从查找赃物入手,以物找人!

  事实证明,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改变!因为每一盒汇仁肾宝的包装上都有隐形码,被案犯拉走的这一批标号为C,销售批号0819。专案组与汇仁集团联手,让他们向全国所有分公司和销售网点以及销售员发出内部通报,严密监视这批赃物的出现。

  同时,专案组再次赶赴河南,以三门峡市为中心向周边省市辐射,走访医药店,调查被抢药物的销售情况。专案组先后走访了河南、陕西、江西、安徽、天津、湖北六省(市)25个县市,行程5万余公里,但案犯仍然没有露出蛛丝马迹!

  9月15日,专案组得知山西运城一家药店以每瓶15元价格销售汇仁肾宝,但经过调查却发现是卖假药的,让他们空欢喜一场,这让他们非常沮丧!

  但皇天不负有心人,5天之后案件就有了转机!9月20日,终于有人在河南省新密市下庄河乡一私人药店里发现“8-30”案件赃物。专案组赶到当地,秘密传讯了药店店主韩国清,问他货从哪里来的?韩国清交代,货是9月3日以504元一件的价格,从汝州市医药大世界一个姓司的人手里进的。专案组找到姓司的,司某又说药品从平顶山一个叫张钦立的人手里买的。

  平顶山!专案组非常兴奋,他们立刻赶到平顶山,将张钦立逮捕归案!张钦立被逮住后交待是当地一个叫张武军的人卖给他的。

  专案组顺线追踪,决定利用张钦立吊出张武军,他们让张钦立约张武军出来见面。没想到的是张武军非常狡猾,他来到约定地点,发现张钦立的车没有停到约定地点门口,就故意打电话让张钦立出来接他,张钦立说自己腿脚不方便,张武军立刻就怀疑有问题,因为张钦立是个跛子,既然约自己前来为啥不开车呢?这里面一定有问题,所以他就悄悄地逃走了。

  逃走后的张武军认为恐怕是案发了,他和其他团伙成员商议后认为即将大祸临头,就开始各自打扫战场准备撤离。他没想到专案组此时却采取了围而不打的方法,逐渐将张武军周围的师孟交、师国平、王建喜等人的基本情况和活动规律摸清楚,并且断定这几个人都是“8.30”杀人抛尸案的主要嫌疑人。

  六、

  9月29日专案组获悉,张武军接两个外出销赃的侄儿张召杰、张进涛回家,两人将于次日凌晨到漯河火车站。专案组果断出击,终于将张武军在火车站捕获。

  之后专案组又趁机抓获了刚下火车外出销赃犯罪嫌疑人张召杰(男,26岁,河南省平顶山市新华区曙光街30号)、张进涛(男,19岁,河南省平顶山市东车站家属院2号)。

  之后专案组马不停蹄,将师孟交(男,58岁,河南省平顶山市食品公司会计)、师国平(男,38岁,河南省郾城县大刘乡皇玉村)、王建喜(男,39岁,河南省西华县聂堤马那村)等准备外逃的罪犯抓获。

  在之后十多天内,专案民警发扬宜将剩勇追穷寇的精神,又于10月11日在河南郾城县将涉案人员师宏涛(男,30岁,河南省郾城大刘乡皇玉村人)、陈五星(男,31岁,河南省郾城县茨沟乡人)相继抓获。至此,全案所有主要案犯全都被抓获归案。

  七、

  等一切都已经无法挽回的时候,这个团伙的首犯师孟交才坐在警察面前懊悔不已!但此时已经晚了,他的家族将遭受灭顶之灾!

  作为团伙的首犯,师孟交已经58岁了。他在年轻时当过公司经理,在本乡本土也算是个精明强干的人。但他后来误交匪类,和一个尚全胜的人混在一起,逐渐就被拉下水了。原来,师孟交的二儿子犯了罪,他为了想办法赚钱给二儿子减刑,就在当地开了一个商店!尚全胜是一个倒卖赃物的骗子,他将赃物卖给师孟交,师孟交明明知道这些东西来路不明,却依然替尚全胜销赃,从此他就开始一步步滑落到犯罪的深渊!

  1993年的时候,师孟交的个体商店开始走向红火的时候,一个叫李新民的人跟他认识了,这个人非常能忽悠,一顿神侃海聊,骗走了他一万多元的货。对于这笔损失,师孟交咽不下这口气,就四处查访李新民的下落。

  经过一番围追堵截,师孟交好不容易逮住了李新民。为了脱身,李新民在一家电缆厂骗了一万多元货给师孟交抵账。窟窿填平后的师孟交,刚“扬眉吐气”几天,李新民诈骗案东窗事发!公安机关以涉嫌销赃罪收审了师孟交。三个月后,李新民仍未落网,加上聪明的师孟交要李新民打欠条在手里,公安机关只好将他放了。但这次师孟交还是亏了血本,因为公安机关将他店里“说不清”的价值十多万元的货作退赃处理了。望着空荡荡的店,师孟交哑巴吃黄连,只有关门谢客!

  为了过上好日子,救牢狱中的二儿子,师孟交不得不在平顶山另开了一个小杂货铺。就在师孟交惨淡经营,渴盼春风乍起,天上掉金饼的时候,尚全胜又来了,与他看古董,谈生意,聊哪些地方好赚钱,把年过半百的师孟交说得醉糊糊,梦昏昏。

  过了一会儿,尚全胜突然说有步“好棋”邀他一起下时,师孟交此时为了发财是什么也顾不得了,二话不说,答应一同前往。坐上尚全胜的货车时,懂行的师孟交问他证件齐不齐时,尚全胜从手提包掏出驾驶证、行车证、购置附加费、营运证、养路费证、身份证等七个伪造的证件,师孟交有些担心地问,查出来怎么办,尚全胜经验老到地说,你跟一趟就知道了。

  没费吹灰之力,尚全胜带着“徒弟”师孟交在河南新乡县条绒布厂,将一车应该运到湖南湘潭县的二百包绒布匹,骗到了平顶山。尚全胜还算够意思,给师孟交也分了五十包。

  师孟交并非等闲之辈,有了第一次的被骗,第二次的骗人,他既学法律,也看相关侦查案例,不断总结经验教训。他销售那车布匹时,有顾客见他超出经营范围,怀疑来路不正,婉转问他工商、税务罚不罚款,他冠冕堂皇说是别人抵账的。事情败露后,师孟交一方面避而不见,一方面要尚全胜给他办代销的手续,当公安机关最后找到他时,师孟交手里已经有尚全胜的亲笔证明,还有鼻子有眼的向办案人员介绍了尚全胜的住址、职业。公安机关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没想到找到尚全胜的下落时,竟是一张因车祸死亡的证明书。所以,师孟交这次异常巧妙地躲过了擦肩而过的恢恢法网。

  师孟交虽然是跟着尚全胜学会了这一套,但他的机智与老谋深算,不知强尚全胜多少倍,他深知这是无本万利的大事业,也是坐牢或者掉头的风险行当。师孟交发现尚全胜骗货成功后东窗事发的原因不是出在作案的环节,而是出在销赃环节上。所以,他觉得各环节的运作都马虎不得,必须考虑得非常仔细。

  经过较长时间的心理准备,并且办理相关证件,1997年春节后,师孟交再也按捺不住那颗被金钱熏黑了的心。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里,他来到干女婿的家。

  师孟交知道,干这行当。一个人是干不了的:要配助手、要车子,还要一定的费用。这人、车、钱,最好、最可靠的是找自己的“亲人”。经过一番排除法,师孟交想到了一个合适的人选:干女婿——张武军。

  张武军的妻子陈某拜师孟交为干爸,曾在他店里干过营业员,关系有如父女。干爸那次关店后,陈某在市中心开了个夫妻店,进货外跑有张武军,销售有被誉为阿庆嫂的陈某,生意很红火,当师孟交向张武军道出心迹后,张武军好久沉默不语。

  张武军不表态不是因为小日子好过,怕钱多烫手;他是胆小,怕惹出事来不好收场,师孟交见干女婿不语,并没有拒绝,说明他在犹豫彷徨,于是趁热打铁。经过他一番鼓动,张武军同意入伙,条件是不出外搞货,出现购车,仓库保管,推销货物都可以。

  师孟交见张武军松了口,便满口答应了他的要求。于是两人就合股资金、开支费用、司机工资、利益分配等事项进行了具体交涉。协议达成后,两人拿着六万元现金乘车到洛阳汽车交易市场,买了一辆145尖头柴油东风5吨的货车。师孟交虽没驾驶证,但他凭着曾经管公司车队时业余自学的技术,趁天黑路上检查的少,与张武军将车开了回来。两人将车停在矿务局招待所,出车时由师孟交直接带司机到招待所开车,这样,除了对胆小怕事的张武军有好处,也减少意想不到的麻烦。

  有了车,等于有了实现美梦的翅膀,拿着假证件,师孟交就开始了他的血腥之路!从1997年至2000年麻城“8.30”案告破,师孟交先后网罗了师国平、张国平、李天佑、王建喜、师红涛、师建洪等15人的社会渣滓,先后在河南、湖北、江苏、江西、湖南、浙江、陕西、天津、河北、安徽等10省(市),使用假身份证、假驾驶证、假牌照、异地电话策应订立运输合同等手段,骗运货物,途中对押运员(或货主)用事先准备的绳索捆绑手脚,用胶带封口鼻后抛弃致人伤亡。该团伙共结伙作案35起,杀死18人,杀伤1人,抢劫药品、彩电、电脑等大批货物,共计价值700多万元。 

电话:+86-0000-00000
邮箱:987654321@qq.com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
Copyright © www.abg989.com|欧博 版权所有 滇ICP备11111111号